• <xmp id="c00ey">

    情書大全

    初見時的美麗

          往往解釋不了的相見,就會被定義為緣份。初見的那一刻,對方成了人潮中的驚鴻一瞥。如果這一刻是一次偶然,那也可以算是一次必然。相遇總是沒有預期的,總是那樣順理成章。相逢好像初相識,未曾相識已相思。  

        生命,似乎只是一年又一年的重復,而一年,也僅是春夏秋冬四季的輪換。我們在輪回的日子里行走,踩在時光的年輪上,邂逅,熟稔,然后被遺忘抑或遺忘。生命就這樣流逝,忘卻記憶,記憶忘卻。一路行走的風景,在窗外或在眼里,或遠或近,總會有些溫暖或涼薄。面對時間的流逝,我們并不是無濟于事。因為我們可以去珍藏,去回憶。但腦海容不下太多記憶,所以,我們也慢慢習慣了說自己念念不忘一個人,但其實早已在記憶中模糊了他的音容笑貌。
        開始的開始,是我們在揮霍,所以我們很快樂。  
        最后的最后,是我們在流淚,因為我們很后悔。
      只剩下中間的中間,我們一起唱著歌揮霍著走過。
      忘卻永遠比銘記來得艱難,當我們堆積的記憶越來越多的時候,我們開始成熟,隨之而來的便是世故與漠然,我們慢慢行走,然后與這些世故漠然一天天老去。
      歲月的河流即使再洶涌也卷不走生命遺留的全部沙礫,在某個時刻,當我們不經意的觸摸到那些跟經歷毫無關系卻又似曾相識的東西時,如風吹散,浮塵一般的記憶碎片又重新幻化為完整的影像,逝去的時光重現。
      喜歡在深夜的時候,一個人坐在窗前,沒有打擾,沒有喧嘩,迎面感受風吹來的涼爽。然后仔細觀察縱橫交錯的指紋,以及斑駁的月彎,影子,溫度……
      記憶是蒼白的,回憶讓我頭疼。曾經是誰告訴我說,記憶是欺騙人的東西。習慣了紀念傷痛的過程。然后學著對自己說:放手,遺忘。能遺忘的已經遺忘,不能遺忘便成了刻骨銘心的記憶。  忘不了的,那就放在心底。舍不得的,那就不去擁有。記憶里的,那歡樂與憂傷,都已成為碎片。一切,支離破碎,割傷著你我的心……
       記憶到這里就中止,沒有后話。有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會感到奇怪,這樣一個平凡而簡單的畫面,怎么會在記憶里留下這么深的印象。輕輕撫摩那陳舊的記憶,依稀嗅到了歲月遺留的氣味,而那漫漫長路中的傷悲,卻陶醉在那風花雪月的年輪中。有的時候記憶并沒有具體的人具體的事,卻總能在人們心中留下一種溫馨的感覺。我好想要一直一直這樣回憶,直到把我的記憶碎片連成完整的過去。
      再一次轉身,再一次回眸,或者是再看一眼初見的剪影,事實卻已改變。突然,往昔漸行漸遠。心情日記的扉頁上,落滿了點點滴滴的墨痕。愛情,友情,曾經彼此的珍惜,初見希望的相識,最后都因為漸行漸遠而淡去,而結束。
      我想要記住每一個從我身邊走過的面孔和每一個表情,可愛的,猙獰的,認真的,虛偽的,無所謂的,統統記住。可是記憶容不得我思考這些,往往在擦肩而過之后就會慢慢淡忘那個在記憶中拼命記下的影子,于是,我便不再微笑地迎接每一個人。也許我一直是個喜歡偷窺的可憐蟲,默默地注視他們。也許,幸福的天平永遠不會平衡,我們只能駐守在傷痛中極力修復平淡。
      也許是自己不再美好而帶來失望,如果還是初見,或許依舊是憨厚,依舊是美好,所以害怕相遇。因為相遇后再也回不到初見。人生的期望也消散在一個又一個初見、初識、初戀的地方。人生若美如初見,往昔雖已漸遠,陌生也終成了熟悉。就像夾在日記中的那一片紅楓,雖然早已風干,卻依舊殘留著初始的芳香,淺淡得無以彌漫,輕慢得無以察覺。
      在記憶和忘卻中迷路的人們,發現相互還沒有名字。我們無法阻擋廢墟的重復,每一個廢墟都是一次狂歡,每一個傷口必定在相反位置有對稱傷口,每一個有血的地方都是我,每一次記起或忘卻都是你。  既然如此,何不讓各種喜與悲,苦與樂,甘與澀,愛與恨,盡在回憶海洋的深處沉寂,人生若美如初見。潛進海底,或許還會得到一塊絢爛的碎片在指尖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雖然記憶那么美,可是已經容不下我們的曾經。請你,記得遺忘。
      生命里有人走近,有人離去,皆是冥冥中的定數。茶湯里有光滟漣,有氣氤氳,俱是路途中的真味。都說愛會人變得憂郁,我漠然地看著世間的蒼茫,原來愛從不逗留,我們都只是故事的過客。多少戀情回想起,只剩結局和開始。喝一口溫柔,卻跌進滅頂的狂流。愛從不逗留,只由人墜落或是承受。
      人生若美如初見,也許就碰不見“淚眼問花花不語”了。人生若美如初見,也許就逢不到“等閑變卻故人心”了。人生若美如初見,也許就不會說“愁緒難解是往昔”了。風很大。心很亂。我把你說過的話,一字一句寫在紙上,折成紙飛機,用力扔出去。隨風而去的它們,可不可以帶走,我對你的記憶。
      那一彎轉角的偶遇,那一次無意的回眸,邂逅那一季夏的溫柔。一百八十度的行走,暮然轉身,望見的是你的背影沉長,然后背向而行越來越遠。
      然而,人生若美如初見,沒有初見后的改變,又何來初見時永恒的美麗。
      然而,人生若美如初見,沒有成長后的再相見,又何來那么多次人與人的初見。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掃描訂閱! 悅讀時光 微信號Readdays 
     一杯香濃的咖啡、一曲音樂、一本好書......悅讀時光,邀您一起聆聽生活和青春的遐想與自由!

    相關閱讀

    幸运时时彩幸运时时彩平台幸运时时彩主页幸运时时彩网站幸运时时彩官网幸运时时彩娱乐幸运时时彩开户幸运时时彩注册幸运时时彩是真的吗幸运时时彩登入幸运时时彩快三幸运时时彩时时彩幸运时时彩手机app下载幸运时时彩开奖 承德 | 沧州 | 通辽 | 固原 | 临猗 | 石狮 | 甘孜 | 西藏拉萨 | 安吉 | 临夏 | 姜堰 | 永康 | 六盘水 | 乐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日喀则 | 漯河 | 湖北武汉 | 临汾 | 邹城 | 四川成都 | 湖南长沙 | 三亚 | 云南昆明 | 巴中 | 扬中 | 塔城 | 忻州 | 铜仁 | 山东青岛 | 仁怀 | 定西 | 咸阳 | 南充 | 琼海 | 广饶 | 柳州 | 大丰 | 泰兴 | 灌南 | 神木 | 海西 | 泰州 | 娄底 | 海宁 | 昌吉 | 诸暨 | 甘南 | 邹平 | 连云港 | 阜阳 | 库尔勒 | 嘉兴 | 吉安 | 丽江 | 三沙 | 中山 | 运城 | 延安 | 临猗 | 金昌 | 深圳 | 迁安市 | 菏泽 | 浙江杭州 | 梅州 | 武夷山 | 湖州 | 肥城 | 贺州 | 晋江 | 保亭 | 澄迈 | 百色 | 白城 | 垦利 | 沛县 | 中山 | 惠东 | 辽阳 | 岳阳 | 赣州 | 湖南长沙 | 兴安盟 | 邹城 | 海南海口 | 鄂州 | 云南昆明 | 抚州 | 宝鸡 | 五家渠 | 丹东 | 抚州 | 白山 | 兴安盟 | 楚雄 | 晋中 | 兴安盟 | 惠东 | 焦作 | 滨州 | 鄂州 | 崇左 | 潜江 | 台中 | 石狮 | 新泰 | 韶关 | 图木舒克 | 安庆 | 偃师 | 玉溪 | 肇庆 | 承德 | 武夷山 | 扬中 | 海安 | 包头 | 图木舒克 | 义乌 | 驻马店 | 桐城 | 十堰 | 德宏 | 延安 | 海西 | 渭南 | 锦州 | 周口 | 建湖 | 昌吉 | 潮州 | 达州 | 山西太原 | 白沙 | 阳泉 | 通辽 | 盐城 | 偃师 | 石狮 | 沧州 | 孝感 | 黑河 | 佛山 | 五家渠 | 白城 | 金华 | 宜昌 | 湖北武汉 | 如皋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六安 | 荣成 | 莱州 | 黄冈 | 聊城 | 六安 | 济南 | 吐鲁番 | 白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张掖 | 吉安 | 益阳 | 昌都 | 绍兴 | 建湖 | 江苏苏州 | 台中 | 佛山 | 衡水 | 沭阳 | 垦利 | 宁波 | 东海 | 义乌 | 龙岩 | 楚雄 | 安阳 | 白城 | 东莞 | 鸡西 | 儋州 | 乌兰察布 | 六安 | 商洛 | 建湖 | 上饶 | 永康 | 固原 | 温州 | 桐乡 | 黑龙江哈尔滨 | 万宁 | 商丘 | 黔西南 | 和田 | 陵水 | 盘锦 | 宁波 | 邢台 | 邳州 | 株洲 | 内江 | 乌兰察布 | 九江 | 基隆 |